您的位置:九三九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中的仙与大王 > 正文 【006】白虎稽查

《三国中的仙与大王》正文 【006】白虎稽查

    自打公孙度参加天子大比、于擂台中惨遭雷殛,那仙门就如鱼骨在喉,刺得他食无味、寝难安。待他在乐浪郡渐有起色,这份压抑感才消减了些。

    但好景不长,谍人来报,燕大王东渡出海,有可能打此路过。于是这“鱼骨头”就变成了横亘在公孙度心头的一块大石。

    本来他还心存一丝丝的侥幸,觉得那燕大王没准就东跨“三韩”、直奔倭人部落,或者干脆受不住飓风大浪、打道回府。

    然而半刻钟前,乐浪督邮、郡丞、一干县长县尉联袂而来,开口即是“燕大王打巡察”的噩耗。公孙度的心,登时就凉了。

    就在他考虑着,是否瞅个机会逃离祭天大会,再寻个深山野林、躲上个把年月。等那“燕小儿”失去耐心而离去后,他公孙度再复出、混迹江湖。

    恰在此时,几只小兽出现,将新罗、高句丽人看重的青卵吞吃一空。这一吃,就使得那燕大王与新、高两族成为了仇雠敌战的双方。

    公孙度只觉“生机”犹存,遂大喜。

    这前前后后、喜喜悲悲,情绪跌宕起伏,折腾得公孙度的精神几近失常,“燕小儿”三个字脱口而出。

    不过,当他环视左右,看到督邮、郡丞等人脸上惊愕、恐惧的表情后,才忽然醒悟过来。

    坏了!得意忘形了!

    一瞬间,公孙度冷汗涔涔。

    仙盟袁本初,背靠高墙巨寨、且有两千异能、三千胡骑相助,依旧被仙门一举击溃。他如何能指望区区一千扶余卒、三千新罗人,派上用场?

    公孙度的心中,那一朵希冀的小火苗,摇摇摆摆、欲明欲灭。

    燕大王就于此时越众而出,任、赵、曹、杜四弟子随在其后。“前巡察”箕壬、两倭人使节,也在督邮、县尉等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走上前。

    高男武伯固望着眼前五尺左右的小儿,疑惑问道:“那几只野兽,当真是你养的?”

    燕大王没理他,只盯着公孙度看了一眼,而后用神念招呼小熊猫。小熊猫欢呼一声,顺着滋生的藤蔓,一溜烟滑到跟前。

    小熊猫讨好地抱着燕大王的右腿,使劲扭着毛绒绒的肉团子蹭个不停。与此同时,它还指着远处高空,哼哼唧唧,似是在控诉小马、小鹤等。

    燕大王摇摇头,恼它“偷吃惹祸”,敲敲圆滚滚的脑袋,以示惩罚。

    高男武伯固见此小儿不理会自己,正要发怒,却看见外围的高句丽人忽然一片哗然。阵阵惊呼,此起彼伏,似乎出了什么乱子。

    他循声望去,盖马大山的一侧,有一片悬在空中的桃林、山海,不断压折树木、刮飞岩石,于烟尘四起、人争相逃的纷乱中,正对着他们“驶”来。

    一旁的公孙度吓得魂飞魄散,转身要跑。却听一阵熟悉的“凄厉雷鸣”响起,长宽五尺的雷霆巨掌从天而降,一把将公孙度攥在掌心。而后反手一砸,乐浪太守即昏死在督邮、郡丞的脚下。

    白虎城、城门楼下,乘金狮者,乃是仙门真传潘凤。满面风尘的他,轻拍狮首,驻足于披袍束冠的吕布身前。

    自小大王“出世”,众生皆来,攀鸿附骥、以叩仙门。或坐仙弈亭、或登大比台,又或者辛苦劳顿于“父老五选会”。一年的时间里,仙门弟子的数量,增至三百九十余位。

    第一届白虎大比时,小大王就曾定下规矩,参与大比的人,须是“品行端正者”。那段时间晋升的内外门弟子,基本上都是济阴郡人。若要察其品行,只需里中长老、父老们操操心思、打听一番即可。

    但随着第二、三、四届大比的举行,及仙人棋局、“父老五选会”的开展,内外门弟子的籍贯所在,渐渐覆盖了整个大汉十三州。

    这个时候,仙门对入门弟子的“德操、品行”方面的考察,就有些捉襟见肘了。多少世家大族,趁势派遣族人、部曲、甚至门客参与大比、棋局,得入仙门。又有那德浅行薄之辈,亦扮作良善清白人,也入了仙门。

    戏志才曾将此二事上报燕大王,大王道“察及不轨,斟酌处置”。至讨袁之日前,共查出谍人四十余位,其中一人入了内门、五人入了外门。袁本初所遣谍人,亦在此间。

    讨袁之后,白虎丞陈晨在取得小大王同意、并提供部分资料的支持下,联合关羽、潘凤、夏侯惇等真传,张燕、戏志才、公孙瓒等内门,先后对白虎商会、白虎城开展秘密“稽查”行动。发现确有飞扬跋扈、胡作妄为、甚至鱼肉乡里之辈。

    潘凤之所以看上去风尘仆仆,乃是因为他刚刚自青州北海赶回。

    一外门弟子,月前回北海探亲,自恃仙门弟子身份,将此前与其有隙的邻人打至重伤垂死。有人不忿其所为,仗义执言,亦被打伤。

    北海相、朱虚县令等朝廷吏员,关门闭户,故作不知。而北海国人,则就此事争讼不休。

    朱虚县祭司高鲁闻之,赶去救治邻人,而后上告燕大王。接下来,潘凤即得大王令、赶赴北海,将那外门缉拿回山,投进了“望仙坪”外的恶人谷。

    事毕,潘凤回城。于关卡处听当值的外门弟子说起“吕布”,他当即就赶了过来。

    两人说了几句应酬话,潘凤即邀吕布登白虎山切磋武艺。吕布欣然从之。

    于是,公孙瓒、杜蕤、韩黛,与几位外门弟子、数百好奇心爆棚的旅人、民众,就巴巴地望着潘凤、吕布等十几号人浩浩荡荡赶往白虎山巅。

    二百余仙门弟子,或是撞见、或是听人提及此事,也都追风蹑景地赶来。

    关羽、巫罗、夏侯惇……,都从飞凤寨、演武台、仙人棋局中走出。那刚刚刷到任务的袁公路、罗猛,也各自嚼着一块蒸饼,飞驰而来。

    休沐闲逛的蔡邕、耽于能倡者的刘辩、闭门研究轒辒车的化身燕云,也至山顶茅屋前。

    这形势、这阵仗,莫说是吕布,就连一旁观战的侯成、高顺等人,都是压力巨大。

    “接着!”

    自从小大王入住浮空的桃源仙乡,其“故居”白虎山巅就成了关羽、巫罗、潘凤等人研习仙术、切磋修行的地方。此处刀枪剑戟、仙器凡兵,应有尽有。

    潘凤将一杆长槊丢给吕布,自己则取了一柄长刀,起手道:“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