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三九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扶一把大秦 > 正文 第677章 爵位的改变

《扶一把大秦》正文 第677章 爵位的改变

    这个时候的项羽,显然已经是完全放弃了之前的那些仇恨和权力,他知道,要是自己想的话,他自己一直就是可以过这样的生活的,但是要是不经历那些磨砺,他也不会知道这样的生活可能才是他最应该想要的。

    项羽这个时候对于嬴高对大秦的管理几乎就只有祝福了,在他挂着郡守却不真正的处理郡中事务的会稽郡,百姓的生活已经不知道比之前自己生活在这的时候强了多少。

    本来的大秦是什么样,正应了那句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但是现在的大秦比以往任何一个时期都要兴盛,但是百姓却并不苦,和任何时候相比都是不苦的,反而就算是之前那些万分困苦的百姓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也都是十分富足。

    项羽只知道一点,那就是纵然自己在带兵打仗这件事上面有着再多的心得,就算是自己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人,肯定也是不会有现在的嬴高做的好的。

    项羽有的时候甚至有了一种他自己认为十分荒谬的感觉,那就是嬴高不管是从哪一方面上来说,好像都比他们这个时代的人聪明了不少,有多少他们完全都没有想到,甚至也不可能想到的事儿,嬴高人家就是给你想到了,而且给你做出来了,就像发现了一个西域,知道西域的另外一侧就是孔雀王朝这样的事儿,项羽就是打破脑袋也想不到,他相信不管是孔雀王朝还是塞硫,也都想像不到大秦这么个地方的存在,也正是这样的原因,才会让项羽和韩信到了孔雀王朝之后直接打了人家一个措手不及,再加上孔雀王朝的君主是舍利输伽这么一个啥都不是的人,大秦往外走的第一步才会如此的顺畅。

    “和嬴高此人作对的人,怕是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啊……”

    项羽看了看虞姬,对着咸阳城的方向感慨了一句,这是他跟嬴高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交道才说出来的一句话,也是他对于嬴高的认可。

    听了项羽说出这样的话来,虞姬也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她知道,项羽之所以能够这么说,完全是他的心里已经不把自己比不过嬴高当成是一种耻辱了,这样的项羽才是他想要的项羽。

    对于嬴高来说,虽然他不知道,但是事实就是项羽和舍利输伽,安条克三世和腓力五世一样,对于他都是彻底的服气了。

    他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闲心去关心别人对于自己是不是服气了这件事,而是在想着大秦的变革问题。

    大秦的律法和政策之中存在着什么样的问题,这是嬴高在当了皇帝以来一直考虑着的事儿,但是却只发布了几条新政而已,那并不是嬴高不想要对大秦的内政进行大的改革,而是时机未到,外部不管是匈奴还是孔雀王朝还是后来的塞硫和罗马人,都是有着不小的外部干扰的,那个时候百姓的注意力基本上全部都集中在外部的战斗中,朝中的官吏甚至是嬴高自己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这些事情上面,所以绝对不是改革内政的好时机。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外部已经全部都对嬴高,对大秦俯首称臣了,嬴高的声望已经达到了他当上大秦皇帝之后的最顶峰,再加上这几年咸阳宫的朝堂上面不少代表着老秦贵族的官吏都已经退出历史的舞台了。而且他们的子嗣想要当上大秦的官吏,那可是得经过科举的,通过近年的科举,还有不少的平民子弟都成为了大秦的后备人才,这些都让嬴高比之前多了不少的底气,不然的话,他怎么能有想一出就做出一出呢。

    其实出巡燕国故地只不过是嬴高一个试探性的举动罢了,嬴高想要用自己往燕国旧地移民的这件事来探测一下自己麾下的官吏在自己命令之下的执行力到底如何,结果证明这些人的执行力还是十分强悍的,这也为嬴高的下一步行动铺好了路。

    西域之地的异族往燕国故地移民的这件事结束了之后,嬴高在朝堂上面大大的把相关的官吏们表扬了一番,看着不少朝臣脸上那喜滋滋的笑容,嬴高几乎都能够猜出来这些人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他们无非就是想这回皇帝该折腾的也折腾完了,该好好的过几天安生日子了吧?

    但是这一番表扬过后,嬴高就立刻脸色一变,开始了自己的另外一个重大议题。

    “如今的大秦,朕已然是将其更改成为了一个开明开放的王朝,正如诸公所见,不管是何处的王朝都想要到我大秦的地界上来,都想要成为我大秦的百姓,朕不会挡着这些人成为我大秦百姓的步伐,这些早在朕决定征讨他们的时候朕就已经想好了,若是将他们投靠朕的脚步封死了的话,那么只能增加这些人对于大秦的怨念。”

    这一下子,就相当于是给大秦之后的发展定下了基调了,那就是不光这一次因为发展燕国旧地需要把异族的人召集进来,以后的话,这种事情在大秦的地界上只会是常态,因为大秦现在显然还是一个地广人稀的状态,想要把这些地方都给装满了人的话,肯定会有大量的异族人进来的。

    嬴高的这个说法,其实让不少官吏心里面都并不是非常的舒服,但是他们也全部都是不敢吱声的,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心里面的缘由要是说出来的话,除了引起嬴高的暴怒之外不会有任何的改观。

    嬴高扫视了一圈,发现果然是没有人对于这件事提出什么反驳的想法,心里面不由得冷笑了一声,这要是放在自己刚刚当上皇帝的时候,这样的一句话肯定是会被那些人给轮番轰炸一番的,但是现在,显然是不是那个时候了,自己的脾气已经完全被这些老油条们给摸清了,基本上是个官吏都知道不能当面跟大秦的皇帝提出什么反对意见,特别是你的意见要是以你自己的利益为重的时候。

    “但是尔等可知,如今我大秦之中正有一点,让这些不远万里来到大秦地界上的人十分的失望。”

    说到这,有心人就知道嬴高的铺垫应该是已经做的差不多了,接下来说出来的就应该是正题了。

    果然,嬴高的目光在这一瞬间便十分的锐利起来,盯着几个一直低着头的家伙开了口。

    “之前朕攻下了孔雀王朝之后,第一件所做的一件事就是废除了他们已经实行了数百年的种姓制度,这才让孔雀王朝的百姓对于朕和大秦十分的支持,但是如今,在我大秦的地界上,百姓竟然还分为贵族或是非贵族,这和孔雀王朝的种姓制度说到底又有什么分别?”

    嬴高这句话说出来,一个众人一直都并不是非常乐意承认的事实终于清晰了,那就是嬴高终于要对所有的贵族下手了。

    “君上,我大秦贵族,哪一个不是祖祖辈辈用自己的性命和鲜血方才换来的啊,若是贸然没有了贵族,大秦的威严何在,为大秦一统天下付出了热血的先祖的地位何在啊!”

    终于,有人坚持不住了,因为嬴高这些年来对于大秦贵族们的打压,让这些贵族基本上都是处在一种后继无人的情况之下,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大秦没有宣布他们就不是贵族了,在普通百姓和他们自己的眼里都认为自己还是贵族,但是一旦大秦的官方宣布他们不是贵族了的话,情况可就不一样了,他们不管是从哪一个方面来看都会是更加的一落千丈。

    “哦?既然你这么说,朕倒是想要问问你,你们这些没有一技之长的家伙靠着自己先祖的功劳一直享受着大秦的高官和俸禄到了今日,那些同样为了大秦战死疆场却连一个最低等级的爵位都拿不到的战士却不能让自己的家人摆脱一直一来的贫困,这公平吗?”

    嬴高问出的这个问题就好像是击中了这些人的灵魂一样,就像是他们自己说出来的那样,他们自己也承认,自己之所以有今天这样的地位,那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先祖曾经为大秦立下了不少的功劳,说白了,他自己也是认同这件事和他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的,在嬴高说出这样的话之后,他自己当然准备也是不足的。

    “君上,还望能体恤我们这些老秦人的后裔啊!若是没有了这些爵位,我们该当如何啊!”

    这一下子可好,一众人看到嬴高的心意好像是挺坚定的,都改了套路了,好几个都已经垂垂老矣的家伙,竟然就那么跪坐在大秦的朝堂之中,哭哭啼啼的向嬴高求饶了起来,就好像这爵位要是取消了的话,他们马上就会去死一样。

    好在嬴高在说出来这件事之前自己在心里面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了,对于这种情况,他也还是有准备的。

    “朕何时说了不体恤你们这些老秦后裔了,如今你们身上的爵位,朕是不会动的,但是你们的后代能得到什么样的爵位,那就得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你们若是想要好好的让你能现在享受到的东西能够一代代的保全下去,朕给你们想出来了两个办法,第一个就是好生的回去培养一番你们的子孙,让他们来参加大秦的科举,做了官了,自然会有俸禄在身,在这,就是好好的保养你们的身体,比如说不要在我大秦的朝堂上面哭哭啼啼,不然的话朕要是真的发怒了,将你们重罚,你们的爵位可就真的没了!”

    嬴高很少一口气说出来这么多,但是这句话所表达出来的意思却也是不少的,首先,嬴高并不是真的取消了爵位了,说白了就是取消了爵位的世袭制度,现在我不动你,但是你死了之后你家的孩子要是不行的话,你这个爵位肯定就保不住了。

    嬴高的这一手,无疑是十分高明的,谁也不愿意直接在这个时候就让自己的家族彻底玩完,所以在嬴高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后,虽然他们的心里面还是十分的不乐意,但是却也都无奈的站起身来,默默的站在那里,不再多言了。

    一张一弛,嬴高用几句话就把那些心里面想要反对这件事的人给压制的死死的了。

    接下来,嬴高一个眼色之下,萧何拿着一卷厚厚的竹简站了出来,这件事当然不会是嬴高自己的心血来潮之举,他既然早就开始酝酿这件事,也自然早就让萧何制定出了一系列的条条款款,包括当如今的这些爵位空出来之后如何安排,大秦的各个爵位如何安置,数量有多少,你要达到什么样的条件才能得到,都是有着十分详尽的规定的。

    总之,在之后的大秦,爵位这种事不是没有,但却会非常的少了,你要是想要得到一个爵位,那你必须得为大秦做出点别人都做不到的事情出来,官职是官职,你有能力自然就能得到一个官职,但是爵位,却是真正稀有的东西,是能跟着你这个人一辈子的东西,虽然不能世袭了,但是却也是你整个家族的一种荣耀。

    这个时候的大秦朝堂上,除了那些对于这件事十分反对的老秦贵族之外,也已经有了一少部分嬴高这两年通过科举选拔上来的年轻人,他们可是没有爵位的,但是听到了这个消息,这些年轻人忽然之间好像是又有了不少奋斗的方向一样,他们至少知道了他们要怎么样额努力,才有可能让这样的荣耀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这就是嬴高想要达到的效果,而今天,在最初经历了小小的困难之后,嬴高顺利的把这件事给推行了下去,这就好像是一道横亘在百姓和贵族之间的壁垒,如今经过了嬴高这么多年的酝酿,终于一下子把这一道壁垒给击碎了,能者上,庸者下,是嬴高永远都信守着的一个准则,他相信,只有这样大秦才能更好。